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 主页 > 会展服务 >
太原一生态农业产业示范区“长出”别墅
来源:http://www.stevenumbrello.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03-15 12:44 * 浏览 :
     众成生物公司的农业示范园中修建了数栋别墅。该公司的康姓副总称“园区的整体风格是欧式的,现在还在建。”   本报记者田国垒摄   以“生态循环农业产业示范区”名义圈占上千亩基本农田,可大部分土地被撂荒,没撂荒的地方盖起了数栋别墅。   山西省太原市的这个生态农业产业示范区到底隐藏着哪些秘密?   苗木种植被毁约   “他们邀请我到太原投资合作,我按照合同把苗木种植了,他们却又一棵棵拔了,张玉标身为公司老总还亲自动手打我。”谈到山西太原的投资经历,从事苗木种植生意的白峰说,“这是一场噩梦。”   2010年8月,山西众成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成生物公司”)老总张玉标到北京考察市场时,找到北京嘉华秦岭白皮松苗圃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嘉华公司”)的老总白峰,张称其在太原有几百亩土地,准备种植白皮松等稀有贵重苗木,表达了邀请白峰合作的意愿。随后,张玉标多次邀请白峰到太原谈合作。当年10月,白峰到太原后,张玉标又称其资金暂时不到位,想与白峰共同合作开发,并描绘了美好的合作前景。   经协商,双方约定在太原市尖草坪区西村共同建立50亩绿植苗圃基地,合作方式是众成生物公司在其基地内划出50亩土地,嘉华公司提供建圃所需的苗源及后期管理养护,苗木的经营权和管理权归嘉华公司所有。双方约定合作期限为2010年11月1日到2039年1月31日,销售收入总额众成生物公司与嘉华公司二八分成。   2011年春,白峰按照协议将苗木种植到位,由于天气等自然原因,种植的苗木有一部分死亡,当白峰准备进行补苗时,他觉察到众成生物公司的态度有点不对劲儿,“他们先是不愿意让补,后来又说让我把苗木搬到运城市永济县去。”白峰说。   双方签订合同的第六项第二款明确约定,合作期限内,众成生物公司若在5年内改变土地用途,应在同一基地划出一块相同面积的土地供嘉华公司使用,并承担移苗费,否则众成生物公司应赔偿嘉华公司全部损失。   考虑到管理成本高,搬迁苗木也会造成一定数量的死亡,白峰不愿意搬迁。从今年春天开始,众成生物公司陆续挖了不少苗木。对此白峰与张玉标有过交涉,“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张玉标就拍桌子瞪眼睛说:你不要和我谈钱。”随后,张玉标以“协议有问题”为由让白峰找律师谈,交谈过后,张玉标方面的律师称:苗木非动不可,但钱是没有,爱咋就咋。   5月26日,众成生物公司开始大面积挖走嘉华公司种植的苗木,并将这些苗木重新种植在沿滨河东路的绿化带上。白峰得知情况后赶到现场,一边拍照一边报警,“张玉标亲自带了6个人,用两米多长的大木棍子把我打翻在地两次,木棍子都打折了,警察来了才制止了他们。”白峰说。   7月4日,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了众成生物公司的康姓副总经理,她说:“当天张总和白总是在地里打起来了,两个人都负伤了,是有这么回事儿。”针对苗木被拔,康总称,“这样说有点不太准确,不是拔了,而是那块地有规划要盖温室了,所以把树移栽了”。   被邀请来投资,对方违约反被殴打,白峰感觉很委屈,在与当地村民的交谈中,白峰发现了众成生物公司诸多蹊跷之处。   基本农田成了产业示范区   2012年6月4日,太原市阳光农廉网发布的“山西众成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生态循环农业产业示范区项目概况”显示,该示范区位于太原市尖草坪区向阳镇西村,是“集珍稀食用菌生产、食用菌超氧化物岐化酶提取、园艺花卉、蔬菜、特色林果种植及农业废弃物处理、生态自然养殖等为—体”的园区,占地515亩。   6月14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到位于太原市滨河东路北段的众成生物公司实地采访,发现该项目区占地面积很大,并且全部用铁丝网圈了起来,项目区内的土地大部分处于撂荒状态,零零散散有几垄刚长出来的玉米。   中国青年报记者掌握的一份由众成生物公司和西村村民委员会签订的土地使用权租赁合同显示,2010年4月,众成生物公司以每亩每年1000多元的价格租赁了西村“滨河东路以北、柴西路以西”的515亩土地,租期为30年。租赁款5年一付,第一个5年的租赁款已支付。   西村一位王姓知情村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515亩只是第一期,现在西村近2000亩地几乎全部被众成生物公司圈起来了,这些地都是受保护的基本农田,都是好地,以前我们祖祖辈辈在这里种植水稻、玉米,现在却被荒了好几年了。”   众成生物公司的康姓副总在接受采访时称:“园区前期占地515亩,现在占地1700多亩。”   在知情人的指引下,中国青年报记者在被圈土地的一角发现了一面水泥墙,上面有山西省国土厅和太原市国土局尖草坪分局于2008年6月联合监制的“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区向阳镇基本农田保护区”示意图,该示意图明确标注了基本农田保护区的四至:“东至大同路界,西至西村村界,南至汾河坝堰,北至柏板村界”,面积共17051亩。   国务院颁布的《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基本农田保护区经依法划定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改变或者占用。那么,西村的基本农田怎么变成了产业示范区?   数位知情村民对记者说,在西村村委会的支持下,众成生物公司强行租赁土地,很多村民敢怒不敢言,现在绝大多数村民都失去了土地,收入来源只能靠打工。   据调查,众成生物公司为了打消不愿租地农民的疑虑,曾承诺公司建好后将解决西村村民的就业问题,但现在的实际情况却是,“嫌麻烦,不用本地人”。   “长出”别墅   记者发现,被圈起来的1000多亩土地大部分荒废着,只修建有10多座塑料大棚和数个温室,绝大多数大棚都已破败,有的露着大洞,有的顶架已经坍塌。据村民讲,“这些大棚自从建好就没怎么用过,现在里面长的都是杂草”。对此,康姓副总的回应是:“大棚是被大雪压塌的。”   有村民指着一块地气愤地说:“这块地一会儿弄成养殖场一会儿弄成停车场,现在用铁丝网圈起来不知道又要干什么,一直荒着。你再看那一大块地,以前都是日光大棚,不知怎么搞的,一会儿建起来一会儿又拆掉,从来没种植过东西。”   比起撂荒,更令村民气愤的是众成生物公司的“坏地”行为,几名村民指着数座大土堆对记者说:“他们用铲车把能耕种的土壤层都铲起来了,弄成土堆造景观,好好的地都被他们破坏了。”   记者还注意到,园区内已修盖了数栋砖混结构的别墅和会馆样式的建筑,数栋全木质的白色别墅正在修建。知情人告诉记者:“众成生物公司计划用这些房子发展餐饮娱乐。”   5月31日,众成生物公司在智联招聘网站发布了一则招聘餐厅服务员的信息。6月25日,记者拨通了该招聘信息中留下的联系人赵经理的电话,询问是在公司餐厅还是酒店工作,赵经理称“是对外营业的酒店”,并称“酒店就在农业示范园里面,现在正筹备开业,计划招聘二三十个服务员,有在酒店工作经历的人优先。”   农业示范园为何出现别墅?上述受访的康姓副总称:“农业用地允许有一定比例的设施用地,而且这些地有一部分是基本农田,还有一部分是荒地,好几种性质,我们建房子的地是设施用地,建的都是实验楼、办公楼什么的。”   在记者的追问下,她坦承,“树林里面建了一部分餐饮用的房子,用来搞生态餐饮,现在正在做审批,还没有建完,我们园区整体风格都是欧式的。”   虽然近在咫尺的水泥墙上明确写着基本农田“不准非农建设占用基本农田,不准在基本农田内挖塘养鱼和进行畜禽养殖,以及其他严重破坏耕作层的生产经营活动”,但很明显,这些条文并未起到作用。   公开资料显示,从去年开始,众成生物公司连续举办了两届太原国际花卉园艺博览会,但知情人告诉记者:“所谓的园艺博览会,就是众成生物公司每年从南方买进来一些鲜花,临时放在自己的温室大棚里,并依此申请有关部门的补贴资金。”白峰也称,他在种植苗木时也曾听到张玉标给当地农委打电话报白皮松的棵数申请资金补贴。   对此,康姓副总称“花卉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种的”。她还称“我们从2010年建基地到现在,总共也就拿了不到200万元的补贴,我们投入这么多,200万元是微不足道的。”   当记者问都是什么名目的补贴时,康姓副总称“补贴分好多种,比如针对我们花卉某一项科技研究的补贴支持。”   众成生物公司的农业示范区如何建在了基本农田里,示范区中为何“长”出了数栋别墅?本报对此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佟明彪)